优美小說 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討論-第三百零四章:誰說你不行鑒賞


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
小說推薦棄婦學醫歸來後轟動了世界弃妇学医归来后轰动了世界
“你尽管去,这里交给我。我又不是孩子,可以照顾好自己,你不用担心。”
看到顾清欢如此轻松就答应了,肖逸川不知该欣慰还是难过。她总是这样子,就好像,任何人在她这里,都不会是不可或缺的。偶尔,他也会希望,清欢能多依赖他一些。
发觉肖逸川一直看着自己,欲言又止,顾清欢笑道:“这么看着我,难道你希望我粘着你,不让你走?好啦!不管你去办什么是,只要记得,我在家里等你回来,所以,你一定要为了我,保护好自己。知道吗?”
有些话,肖逸川不明说,顾清欢心里也明白。能被他镇重对待的,绝不是小事。这一次去,也不知道他又会面对怎样的危险,顾清欢只希望,再看到他的时候,他能毫发无伤站在自己面前。
那天晚上,武尧早早收拾好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临别前,两个人肯定会有很多话要说,武尧识趣,没有打扰他们。
“既然你要出门,有一样东西,我只好提前交给你了。”
顾清欢从空间戒指中取出自己准备好的丹药交给肖逸川:“这是我前阵子看师父的医书炼制出来的丹药,虽然不能根治你身上的暗伤,不过,它可以抑制暗伤发作,至少不会让它变得更严重。我会努力找到医治你的办法,在这之前,不要轻易触动身体里的暗伤。你知道,这对你来说没有好处。”
除非,生死关头。
肖逸川也不矫情,当着她的面把丹药服下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。一想到自己就要离开,无数牵绊涌上心头,他哪里舍得。
机械叛逆者
“最近,你的直播大火,暗地里,肯定有不少人对你虎视眈眈。树大招风,不只是暗夜神殿,还有各大势力的人。那些人,嘴上说着自己是名门正派,背地里会不会捅刀子,谁都说不准。就怕,他们觉得,你会动摇他们的地位。我不在,你一定要谨慎再谨慎。”
“你是说,会有人找我麻烦?”
“这是肯定的,你在明,敌在暗,防不胜防。各大势力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,在这背后,他们还是有着自己的实力。那些闭关不出的老东西,没有一个好说话。”
肖逸川越想越担心:“要不,我让周康留下来 ?”
“你这样,我还怎么变强?我选择了这条路,就做好了准备自己去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,一直躲在你的羽翼下,我还怎么变强?”
超級因果抽獎 鵬飛超
肖逸川哑然失笑,没想到,自己居然被她教训了。
“是我担心过头了!那就按照你的意思,我会带周康同行。你……”
“我会到处看看,找机会,能遇上刚出现的秘境是最好的。武叔想提升实力,去秘境里多闯闯,是最好最快的方法。”
两个人聊至深夜,不知怎么,顾清欢发现,他们好像有了说不完的话。不管是说当下的局势,还是切磋招式,两个人都觉得,彼此是最契合的那个人。直到天亮,外面传来车子的引擎声,顾清欢突然用力抱住了肖逸川。
“答应我,一定要平安回来。”
“我一定安然无恙回来!”
顾清欢没有送肖逸川上车,她最不喜欢离别,更不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。肖逸川下楼时,武尧正在楼下候着,周康已经在外面等他了。
肖逸川看了武尧一眼,没有停留。
顾清欢站在二楼窗户边上,背对着外面,听着外面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,心里一颤,她暗自握紧了拳头,深吸一口气,终究没有回头看他。
“一路平安!”
因为会长大人是未婚夫3
不一会,顾清欢已经换上外出的衣服下楼。他走了,顾清欢也不会浪费一分一秒。只有自己变得足够强大,才能陪在他身边,和他一起面对困难。所以,现在她要做的是,让自己变强。
武尧正想着如何开口安慰,顾清欢突然朝他丢出一样东西。他下意识接住,打开一看,顿时,目光炙热。
“清欢小姐,这是……”
“空间戒指。品级不高,你先用着。以后,你自己遇到好的了再换。出门在外,带上它,会方便很多。”
“我们要出门?”肖逸川不是才走吗?武尧以为,她会安心在这等肖逸川回来的。
顾清欢笑道:“你不想提升实力了?在我身边,只是宗师境也是不够的。既然你是我的人,眼光就要放远一些,你怎么知道,你就不能证道成仙?”
这话触动了武尧内心深处最初的念头,他激动的看着顾清欢,好一会才问道:“我……我能吗?”
“既然要修道,就应该对自己的目标坚信不疑。想想,最开始,你是为了什么修炼?”
武尧回忆起最初的自己,那个时候,他也是想着,自己证道成仙,超脱尘世。可是,当他真正踏上这条路才发现,未来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美好,这些年,岁月早就将他的信念磨损殆尽,他几乎都要忘了,自己也曾想过要证道成仙的。
他苦笑不已:“现在我都不敢奢望了!以我的天赋,要证道成仙,怎么可能?我只想变得更强一些,不至于被其他人欺负。”
“你没试过,怎么知道自己不行?就像,你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会突破宗师境一样。如果你连这个信念都没有了,我看,你还是不要继续走这条路比较好。”
武尧哑然,看着顾清欢眼睛里绽放出的光,突然顿悟了。
“我明白了!清欢小姐,我知道错了。”
“那你做好准备跟我一起出发了吗?迈出这个门,危机重重,随时会没命,你想好了。”
六月的恋爱
武尧坚定的点点头:“我想好了,这条路本来就是危机重重的,我不试试,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。清欢小姐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
顾清欢淡淡一笑,让武尧简单准备一下,两个人这就离开了。
这些日子,她直播讲经,让不少人受益颇多,已经引来很多人的不满。想必,暗处已经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,不走出云中庭,这些人怎么有机会露面?
他们想来找回场子,顾清欢不介意帮他们清醒清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