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花繞凌風臺 txt-第一百九十九章:風起雲涌展示


花繞凌風臺
小說推薦花繞凌風臺花绕凌风台
雪山之巅,江湖之远。
苍穹深邃,皓月圣洁,雪山苍茫无际,绝去尘嚣,雪在苍凉孤寂的月光下凝成了千年的寂寥,一如天上那轮照耀了不知多少年的月。
在这空茫的天地间,红尘众生何其渺茫,千年如一日,一切恩怨纠缠仿佛在眨眼间便会过去,根本微不足道。
青山原不老,为雪而白头,雪山本是不懂得悲伤的,此刻却有一种浓浓的哀伤弥漫在这晶莹白雪中。
飞仙阁是仙霄宫最高的地方,除了仙霄宫的宫主之外,未经传召,无人有资格踏入这里半步。
阁内,依旧云雾缭绕,惨白的月光透进来,照在阁中那一高台之上,高台四周都垂着白纱,白纱无风自动,一面容苍老得可怕的老妪盘坐其中,一缕缕如白雾般的真气萦绕在她的身体周围。
她已在这里不知坐了多少年,等待了多少年,她正是仙霄宫的宫主。
今夜的月光似乎有所不同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照得更深更远,月光落在她的身上,泛起了一层朦胧的光辉,一个泛着白光的圆盘突然自她盘坐的双腿之上缓缓升起,那是一面不知用何种材质打造而成的镜子,通体银白,镜面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,镜中突然出现了一幅奇怪的画面。
仙霄宫主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全身剧烈的一颤,仿佛风中的烛火,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那是一双浑浊暗淡的眼睛,像一条静止的长河,因为流淌得太深太久,反而不清澈,河面像是渗着一片永恒的迷雾,那雾经年不散,令人看不清她的灵魂中究竟藏着怎样的沧桑,怎样的寂寞。
那也是一双让人恐惧的眼睛,因为看不透,所以让人害怕,未知的东西,总是令人害怕的。
她看到镜中的景象后,一行浊泪顺着她的眼眶滚落出来。
她颤抖着将手伸向了那面灵镜,像是在伸手触碰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一般小心翼翼,不敢大力触碰,不敢大声惊扰,生怕一不小心那个梦就会破碎。
泪如决堤一般疯狂而落。
她喃喃道:“琴涯,是你吗?你还活着?”
紧接着,镜中画面一转,她的表情突然凝住,那一瞬间仿佛永恒,然后,她疯狂的大笑了起来,笑声凄厉。
“原来这便是你消失这么多年的原因吗?”
“原来你不是死了,你是不想见我。”
“那我这么多年的等待算什么!”
突的,她仰天一声凄厉的长啸,“轰”的一声,霎时惊雷爆响,仿佛苍天也知道她这几百年来的痴心与凄苦,为她发出了一声举世皆闻的悲鸣。
山巅雪峰的积雪应声而塌,寒风绞着雪花狂飞乱舞,像是萦绕着雪峰的一条白色飘带,缓缓的飘向了飞仙阁,又像是凝结了千年的情思,哪怕历经千年等待,哪怕日月沧桑,也始终至死不渝。
飞仙阁的大门突的从内向外被打开,一条黑色的人影在那白色飘带上轻轻一踏,像那奔月的仙人一般,眨眼消失在苍茫的云海中。
苍梧山顶上,两老者负手而立,眺望着远方的天空。
一颗流星划破天际,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他们而来。
琴南和望着天边叹道:“她来了,我感受到了一股毁天灭地的疯狂。”
十观一脸平静道:“无论谁,等待那么多年,多少是会有点疯的。”
琴南和扭头问他:“十观兄,此番事了,你想做什么?”
十观道:“开坛授课,教化众生。”
两人相视大笑起来。
笑声中,天边浓云滚滚,一道黑影自浓云中穿过,如风驰电掣,快得不可思议。
十观微微抬手,一道袖风拂出,宛如一道屏障凭空而起,将那道黑影拦了下来。
那黑影发出了一个声音:“何人阻我?”
十观运气朗声道:“老祖宗,请回山吧。”
仙霄宫主停了下来,浓云散去,率先露出来的是一张精致的面具,面具正罩在她那无比苍老的脸上。
她看了十观很久,问道:“你是当年的那个小道士。”
十观理了理衣袖,向她施了一个恭敬的礼,回道:“是。”
仙霄宫主道:“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,你很有出息,不过你一身修为皆出自仙霄宫,你以为你能阻我。”
十观保持着施礼的姿势,道:“老祖宗教化之恩,晚辈铭感五内,照理晚辈不该阻挡老祖宗的去路,可凡事自有天命,无启族已灭,还望老祖宗顺应天命,体恤苍生,切勿再做那逆天改命之事。”
仙霄宫主问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番话。”
十观回道:“老祖宗活了那么多年,应该明白很多事情是强求不得的,天命一途,想必您比我们更有体悟,还请您回山,放过那些无辜的人吧。”
仙霄宫主冷哼了一声:“如果我非要逆天改命呢?”
十观叹道:“老祖宗比任何人都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,否则你今夜不会出现在此,我今夜也不会出现在此了。”
仙霄宫主冷厉道:“那天命有没有告诉你,你今夜会死。”
十观微微闭了眼睛,道:“若天命真的如此安排,晚辈也只能顺从。”
仙霄宫主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,手指轻轻点下,滚滚劲风平地而生,一股无边的威压立即释放出来。
在这威压之中,一股火阳之气蹿起,灼热的气息仿佛能燎原万里。
仙霄宫主咦了一声,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的琴南和,厉声问道:“这小子是谁?”
琴南和花白的眉毛都跳了起来,任何一个已经六十多岁的人被人唤作小子,那心情自然是会很错综复杂的。
他还没说话,十观已抢先替他回答了:“他叫琴南和,是琴无邪第十代传人。”
仙霄宫主愣住了,定定的看着他,好一会儿,才重复了一句:“琴无邪?”
琴南和道:“正是。”
仙霄宫主沉默了很久很久,然后她像是终于想通了什么,仰天大笑了起来,笑中有泪:“琴无邪,琴无邪,琴涯,灵邪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
琴南和听着那疯狂的笑声,突然感觉到天地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壮凄凉。
仙霄宫主突然止住了笑,目光犀利的望着他们:“所以,你们敢在这里拦我便是因为这个吗?”
十观道:“是。”
琴南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仙霄宫主看了他们许久,全身的气势在慢慢收敛,良久后,她叹了一口气:“既然如此,我便卖你们一次面子,下次,若你们还敢挡我的路,便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说罢,她当真不再停留,转身往来的方向而去。
琴南和看着那远去的黑影,问道:“十观兄,你真的算准了她不会杀我们,我俩今晚不会死?”
十观摇了摇头,重重的舒了一口气,道:“并没有,那是我诳她的。”
琴南和不解道:“那她为什么那么听话。”
十观道:“也许她也觉得还未到下山的时候。”
琴南和问:“那她下一次下山会是什么时候。”
十观叹道:“也许是龙魂出世的时候。”
琴南和突然不说话了。
好一会儿,他才又道:“我知道,到了我这个年纪,不该对太多的东西有好奇心,不过,你至少应该告诉我,她和我先祖是什么关系。”
十观这才反应过来:“哦,忘了告诉你,她是你先祖的妹妹。”
顿了顿,他又道:“不过她好像并没有把她自己当成是你先祖的妹妹。”
琴南和咦了一声,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, 连忙凑了上去:“究竟怎么回事,你快给我讲讲。”
八卦这件事,好像从来不分年龄。
天地间慢慢归于平静,一如每一个寻常的夜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几天后,一则惊天的消息像长着翅膀一般席卷了整个武林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“萧藏枫死了。”
“你说谁……死了?”
镜中城
“藏枫公子萧藏枫。”
“你是说那个号称武林第一人,天下第一庄的庄主萧藏枫?这怎么可能!”
整个江湖都沸腾了。
谁敢对萧藏枫动手!
谁有本事能动武林第一庄的庄主!
“千真万确,你听我细细向你道来。”
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这冥界不知哪根筋不对,搞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屠魔大会,一个把自己称为冥界的帮派搞屠魔大会,这本就是件奇葩得不能再奇葩的事情,更奇葩的是这屠的还是藏枫公子的红颜知己,就是之前江湖上那个风头一时无两的小妖女。
且不说为什么这小妖女先是有传言说她死了,然后她又莫名其妙的活了过来,还落入了冥界的手中,但凡这种事情,是真男人都忍不了,藏枫公子勃然大怒,带着一帮人与冥界火拼,直接捣了冥界的老巢,将整个冥界一锅端了,顺带灭了几个前去看热闹的武林帮派。
可这冥王又岂是浪得虚名之辈,使出了三一心法和诡幻之境两大神功,与萧藏枫打了一个不相上下,萧藏枫不愧为武林第一人,除了他师父传授他的惟微心法之外,竟还使出了武林失传已久的绝学幻天四意诀,关键时刻反败为胜,斩下了冥王一臂,剑指冥王道:“今日我斩你一臂,饶你一命,从此以后,萧家欠你们的一笔勾销。”
原本事情到了这里便该告一段落了,毕竟胜负已分,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怎奈冥王是个输不起的性子,趁着萧藏枫不备,突施偷袭,却不是偷袭萧藏枫,而是偷袭他的那位红颜知己,萧藏枫为了保护她,身中冥王一掌,被打入了冥界的杀阵四方阵之中,身受重伤后掉进了冥界的那条地下河冥河之中,那女子对他也是情深义重,跟着他一起跳了下去。
向来地下暗河都是最凶险的地方,冥河更是凶险中的凶险,水流湍急,深不可测不说,随处都是漩涡和暗潮,还有很多岩石溶蚀、坍塌后形成的深洞,正常人掉下去都绝无身还的可能,更何况还是身受重伤的人。
据说藏枫山庄的人在冥河里打捞了几天,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没找到藏枫公子的踪迹,这才确定藏枫公子确实是死了。
一代天骄就此陨落,武林中人在为藏枫公子唏嘘之余,他与那妖女的故事又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于是此桩事件经过说书人的润色之后,又变成了一桩风月逸事,每每说书人说起这个故事,那是场场叫座,座无虚席。
江湖人道,藏枫公子冲冠一怒为红颜,不惜身入龙潭虎穴,这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做派,倒也是个至情至性的真汉子。
更有不少人得出真知灼见,就连藏枫公子这样的少年英豪也难过美人关,可见女人果然是祸水,万万沾不得。
可这事才过去几日,一天夜里,藏枫山庄忽然起火,火势冲天,烈阳城临近藏枫山庄的两条繁华街道全部化为灰烬,藏枫山庄一干人等不知去向,藏枫山庄名下产业也在一夜之间纷纷倒闭,大笔财富如流水一般消失不见,泷日国一夜之间损失了大半的经济命脉。
这使得武林之中更加人心惶惶,藏枫山庄究竟发生何事,到底是江湖仇杀还是帮派之争,谁也不得而知,究竟是什么样的势力能使得藏枫山庄在无声无息之间被连根拔起,放眼江湖,说得出名字的门派哪个有这个实力与魄力,莫非江湖中又起了一股新势力,那他们下一个动的会是谁,各门各派猜测之余,也岌岌自危起来。
在整个江湖动荡不安之际,一件更为惊天动地的大事像一记惊雷一般传出,震动了整个天水大陆。
上元佳节,本是阖家团圆之际,瀚海国却在这一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先是瀚海国主祈王被人刺杀于寝宫之中,然后便是大将军史显在回府途中遭遇刺客,身受重伤。
一番查探之下,此事乃为泷日国的和亲公主璟枫公主所为,璟枫公主见事迹败露,仓皇而逃,在逃亡途中被追兵包围在海边,面对瀚海太子的质问,对自己所犯之事供认不讳,其他一概不说,只说这是自己作为泷日国公主的责任,随后投海自尽。
二月初,瀚海国太子海颜之即位,称颜王,即位之后一改之前只知风花雪月的纨绔形象,以雷霆手段收回了大将军史显的兵权,并雷厉风行的处置了史氏一脉,稳固了朝政,哀痛之余,励精图治,以‘伐无道,灭泷日,安太平’为旗号,向泷日国的边境集结兵力,要求泷日国给出一个交代。
泷日国这边也是祸不单行,在发生这样两件大事后,派去剿灭凌云十八寨的一支旭日金麟全军覆没,原是这支军队在第三次对凌云寨进行围剿的时候,中了凌云寨的圈套,五千旭日金麟被全歼,带队的金吾将军左煜被俘,泷日第一侍卫叶孤野失踪,生死不知。
紧接着,便传出云隐国国主病逝的消息,云隐国一直隐匿不出的太子即将继位,这时,天水大陆的人才知道了这位之前一直隐藏在云隐王室之中未曾露面,甚至连名号都不得而知的云隐太子,而这位太子的全名就叫——萧惜惟。
据说这位太子回朝后还为云隐国带回去了一支奇兵,有传言说,他这些年一直隐匿不出便是因为在暗处练兵, 这位太子回朝后,迅速召集兵力,以“先攘外,后安内”为旗号,向云隐国边境加派军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