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後,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討論-第一百三十七章會是誰呢鑒賞


穿書後,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
小說推薦穿書後,大師姐她手撕綠茶女主穿书后,大师姐她手撕绿茶女主
他将脑袋埋在江清婉的颈窝处,紧紧的抱着江清婉,良久都没有动作,江清婉害怕的身体颤抖起来,那人察觉到了她的身体在颤抖,嘴角噙着笑容。
江清婉的脑袋嗡嗡作响,她的心里面慌乱的很,但是她却不能够动弹半分,绝望的慢慢流下了眼泪,眼泪顺着眼角流淌而下滴落在了那人的手臂上。
那人感受到掌心一片湿润,他抬起头,看着江清婉眼眶中的晶莹剔透的泪水,他的心猛然的一怔,一瞬间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。
他用手轻轻擦拭掉江清婉眼眶中滚落的泪水,动作极其温柔,那双手似乎想要包裹住她的眼泪,那人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沉的宠溺,一双如星辰般的明亮眼眸一直注视着她。
江清婉一直强忍着的委屈终于爆发了。
她呜咽着哭泣起来。
那人一双大手轻抚着江清婉的秀发,一只手轻轻地帮江清婉擦拭着眼泪,动作异常温柔。
江清婉哭泣着哭累了,她终于停止了哭泣,可是那人却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她的身后,他一双如同星辰般明亮的眼眸一直紧盯着她。
江清婉虽然没有办法看到那人长什么模样,可是依旧感受到了那人眼睛里面的炽热目光。
她的心跳越来越快,越来越慌乱。
那人看着江清婉的样子,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,突然咬在了江清婉的肩膀上,江清婉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,眼泪不断的往外涌出。
那人一口咬了下去,咬的十分重,江清婉的肩膀上立刻传来了火辣辣的刺痛,让江清婉的心里面更加慌张起来。
没一会儿身后的人就消失了,身上的控制也被解开,江清婉的心里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江清婉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,一屁股坐在地上,她的肩膀上还在隐隐作痛着。
“嘶…”江清婉的身子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。
“好痛!”江清婉忍不住哀嚎一声。
此生非妖
她的双手轻轻的揉搓着自己被咬伤的地方,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回去。
回去时多数人已经在休息或是打坐修炼了,落青玄靠在树干上沉沉睡去,江清婉坐在一颗树旁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咬牙切齿。
恨不得把那个人抽筋扒皮!
那人到底是怎样的境界?为什么自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?
难道是她的修为太弱了吗?
想到这里江清婉的心情非常沮丧。
重生之醫品嫡女 小說
“哎!”江清婉叹了一口气,她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月亮,一弯新月高挂在天际,银色的月光照耀在大地上,将大地染成了银色的,一片寂静无声。
这个夜晚显得十分的寂寞,也许是因为大家都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吧。
江清婉在树边坐了一个时辰,感觉到有些疲惫,便趴在了地上睡了过去。
第二日清晨,江清婉醒来看见自己身上披了一件衣服,她微微愣了一下,转过身子,正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,江清婉的身体不由得僵硬在了那里,一双眼睛睁得圆溜溜的,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“怎么?你好像对于这件衣服是我的这件事情很失望啊?”
叶楚河看着江清婉那一副震惊的表情,嘴角扬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,笑嘻嘻的说道。
江清婉闻言,脸色唰的一下红了,她连忙站起身子,有些局促的说道:”我、我只是感觉到惊讶…”
“呵呵!”叶楚河笑了笑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江清婉,嘴角扬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。
江清婉把衣服还给叶楚河,有些心虚的看了眼落青玄的方向,发现他看向远方并没有被惊扰到,江清婉松了一口气。
叶楚河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江清婉,他的目光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,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。
云凝露看着叶楚河和江清婉拉拉扯扯的模样,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愤怒,她的手紧紧地攥住了衣袖,眼中闪烁着阴狠的神色。
“哼!贱人就是矫情!”云凝露暗暗骂了一句。
云凝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,她的脸颊红扑扑的,眼波潋滟,媚态横生。
云凝露看着江清婉那娇俏的样子,心里面恨得咬牙切齿。
她一路小跑着,撞到了叶楚河的怀里。
“呀…”云凝露惊呼一声,她抬起头,看着眼前那俊朗帅气的容颜,脸颊再次羞红起来。
九陽劍聖 九陽劍聖
云凝露撅起嘴张开手臂,抱着叶楚河的脖子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叶楚河。
叶楚河看着云凝露那妩媚的样子,脸上浮现一抹戏谑的笑容,低垂着眼帘说道:”怎么?不去找你萧星尘哥哥了?”
听到叶楚河提起萧星尘,云凝露的脸色瞬间垮了下去,她低垂着眼帘,轻叹了一声,语气幽怨的说道:”楚河哥哥是不是吃醋了?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哥哥啊…”
叶楚河低下头看着云凝露,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戏虐的神色,他伸出手摸了摸云凝露的脸颊,语气暧昧的问道:”你的心里面到底是谁呢?”
云凝露抬起头来,看着叶楚河的那双美丽的眼眸之中带着几分狡黠的神色。
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,娇嗔一声说道:”谁都喜欢嘛!我喜欢你和我萧哥哥,我的心里面只装着你们两个人,谁也挤不进去。”
云凝露说完伸手搂着叶楚河的胳膊,撒娇似的靠在他的身上,她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隙,笑吟吟的看着叶楚河,她那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,简直让人爱不释手。
云凝露得意的看着江清婉,眼神中充满了挑衅。
江清婉被恶心坏了,这什么好哥哥好妹妹的?
明明两个人也没有血缘关系,天天哥哥妹妹的叫着,又整的这么暧昧…
江清婉压下心里面的恶心,转头去喊了声昨日喝醉酒还在睡梦当中的安星竹。
“星竹,醒醒!星竹!”江清婉推了推还在睡梦中的安星竹。
安星竹皱着眉毛,不耐烦的挥了挥自己的手臂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江清婉看着安星竹那副模样,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。